千惠绣品

千惠集团:两代掌门人开启新时代

作者: 编辑: 来源: 发布日期: 2018.09.03
信息摘要:
三十多年来,千惠集团从夫妻店发展成为员工数百人、年产值数亿元、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专业家纺生产经营企业;从默默无牌到获得中国驰名商标、山东…
三十多年来,千惠集团从夫妻店发展成为员工数百人、年产值数亿元、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专业家纺生产经营企业;从默默无牌到获得中国驰名商标、山东省著名商标、山东省名牌产品。如今,母女两代掌门人成功交接班,“千惠”走向一个全新时代。
创业肇始
 1987 年,“捧铁饭碗、拿死工资”的思想在北方的土地上渐渐被打破。相比于南方沿海城市,齐鲁大地上受儒家文化影响,女性抛头露面外出经商更是凤毛麟角,要迈出这一步尤为不易。
 18 岁就进入青岛海燕针织厂当针织工的刘美春,当时正面临着再就业的抉择和困惑。改革开放初期的即墨依靠服装、布匹等几大批发市场,民营企业如雨后春笋般萌发,这也坚定了她创业的决心。
和公公、婆婆、太婆婆一家五口挤在老屋里艰难生活,刘美春看着结婚时朋友送给她的绣花被套,计上心来,“以前干过针织,我敏锐地意识到,做这种床品用品肯定有市场。”
年少时曾学过刺绣,扎实的功底让她很容易就参悟到其中奥秘。和丈夫商量后,刘美春拿出全部家底 1500 元钱买了半匹布,家里两间屋腾出一间支起案板,白天裁布,晚上当床。一个案板、一把尺子、一把裁剪刀、两台缝纫机,就在这间夫妻小作坊里她开始了创业。
缝纫机“哒哒”声彻夜不停,刚刚成为母亲的刘美春把年幼的女儿用背袋固定在后背上,随着双脚上下踩踏踏板,母亲的身体成了摇篮,女儿则进人了梦乡。
凭着自小养成的吃苦耐劳精神和丈夫的理解与支持,刘美春生意越来越好,随后注册成立了千惠绣品有限公司。
从即墨到其他市区推销产品,坐长途车要几个小时,刘美春常常一个人扛着大包产品早起晚归四处奔波。下了长途车,有时为了省几块钱摩的钱而选择徒步 10 多公里。
回想起创业史,刘美春感慨万千:“当时接待大商场来的经理,家里却连一张沙发都没有,经理来了就坐个马扎很不开心。但就是在这样又小又简陋的地方,制作出了质量过硬的产品。我这样的个体户也能跟国营企业去拼市场,很有自豪感。
勇闯市场
上世纪80年代仍是一个物质稀缺的年代,个体经济虽然应运而生,但未被全社会认可和尊重。那个年代人们看个体经营者戴着有色眼镜,大多数人只信任国营企业的产品,个体户的产品想进国营商场经常吃闭门羹。
为了能被国营商场认可,刘美春和丈夫跑遍了山东省内的各大城市,逐一进大商场谈,屡败屡战。“当时中山路上的商场跑遍了,印象最深刻的是光青岛华联商厦就跑了 7 趟。”刘美春记忆犹新。最后一趟她跟经理保证,要是千惠产品卖得不好,一个月后按零售价回购,对方才同意设立专柜。结果产品一摆上柜台就大受欢迎,商场几乎天天打电话催货,有时一天要发 4 趟。
随着订单越来越多,小作坊式的经营已满足不了需求。 1994 年,刘美春终于走出了那间记载着奋斗历史的家庭小作坊.搬进了在通济街道租赁的第一座厂房,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生产经营。虽然只有五个员工,但是有自己的家,有自己加工间的愿望最终实现了。
千惠的产品也开始走进青岛的各大商场,走进青岛人的家居生活中,成为市场上常年畅销的商品。到了中山路百盛商场开业的时候,刘美春一天就卖出了 14 万元的货,此后全国各地找上门的客商络绎不绝。
随着销量的上升,生产队伍的不断壮大,原来的厂房已经远远满足不了公司的发展需要。于是在 2000年,她又将企业搬到了交通便利的经济开发区,投资1000多万元新建占地面积 8000余平方米的办公楼、车间楼、宿舍楼和外商接待处.开始了创业的第二阶段。花园式的工厂、 800 平米的餐厅、 4 人标准化公寓管理、免费为员工提供暖气、洗澡间的宿舍,供暖设施完备的车间、一座新型环保绿色纺织品生产基地拔地而起。
凭着独特的销售策略,千惠产品很快挤进了北京、上海等国内十几个大城市,欧、美、日等国家的客商也争相前来签订购销合同。其中”豪佳”牌床上系列用品不仅在国内拥有了市场,而且还漂洋过海到了异国他乡。
“糟了三年罪”
2008 年 5 月,“干惠”中标北京奥运会,获得国际奥组委授权五环标志使用权这一殊荣。
“这是一次意外惊喜,得知消息时我还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当即买了机票经转香港飞到北京。到了北京奥组委,紧张得心像要跳出来一样,经过 20 分钟演讲千惠最终成功入围奥运会特许商品。”刘美春回忆。
在千惠集团的大厅里,至今还保留着当年的演讲手稿,一笔一划字字斟酌,作为一段珍贵的历史记录留存下来。
这一年,千惠绣品的年产值首次突破 5000万元大关。但奥运会的辉煌还未散去,刘美春没想到接下来栽了一个大跟头。
2009 年的广交会上,刘美春踌躇满志要在国际市场上大干一番。一名土耳其客商签下价值 82 万美金的订单,交了少量定金就回国了。可当刘美春备好货生产之际,这名客商却再也联系不上了。 500 多万元的货积压仓库卖不出去,这无疑是一场晴天霹雳。
在 2008 年那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影响下,国外买家签订外销合同后发生违约的情况并不鲜见。生产一半的货物内销不出去,跨国官司打了好几年也没结果,一时间刘美春陷入极度困难的境地。
“当时流动资金断裂,企业几乎到了崩盘的地步。”回想起来,刘美春仍心有余悸,“但只要我干一天,就坚持下去,哪怕我的下一代也要把钱挣出来。”
工厂到了发不出工资的地步,但刘美春的员工没有一个离开的,全国各地的客户和供应商此时也伸出了援手,至仃了2012 年千惠终于度过了这场危机。“到生产经营重新恢复正常,我是足足遭了三年罪。“刘美春说。
危机之后,借着奥运会契机,刘美春把业务拓展到星级酒店床上用品和政府采购项目,凭着良好的质量和信誉成为国内各大星级宾馆酒店和连锁酒店布草的供应商。针对不同细分市场,刘美春还推出多品牌路线,其中“豪佳”主攻超市,“北国之春”瞄准星级酒店,“千惠”则定位国内外家庭市场。
 2009 年千惠集团获中国名优品牌监督推进联合会颁发的中国家纺十佳名优品牌荣誉证书, 2011 年又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颁发的中国驰名商标证书。
两代交接班
提起男企业家,人们大多容易想到事业;但提起女企业家,往往联想到的除了事业,还有家庭。而她们也确实做到了工作、家庭两不误,在当今社会发挥着越来越不容小觑的影响力。
身为即墨女企业家商会会长,刘美春对女企业家的特质有着自己的理解。她总结了五个角色,即好妻子、好母亲、好媳妇她一刻也没有放松过。
培养子女,她的心得是言传身教。两个女儿虽然年龄差了九岁,但都是很小就懂事,上学时就已经熟悉构图、裁剪和缝纫,匠心在耳濡目染中得到传承。如今大女儿接手管理企业,小女儿则继续学习深造。
”很多富二代孩子惯坏了,但我在这方面特别放心。我有一个工厂化管理方式,她们从小到大花钱就是先打借条,跟员工一样报销。填的报账单整整齐齐,连员工都很佩服。“刘美春说。
与企业同年诞生的大女儿孙汶捷从小就知道母亲创业辛苦,开始接触家族生意时,觉得自己背负的责任重大,更觉得人生是一大挑战
从日本读完企业管理研究生回国,孙汶婕先在北京做了三年销售,又给母亲当起了助理,然后才逐步接手企业,担任了青岛舞旗山麦饭石水业有限公司的法人。
上下两代人“交接班”,少不了各种观念上的碰撞。作为 80 后的孙汶婕有着自己的一套思路,更看重互联网平台,将科技和网络融入到生产销售。对于这一点,刘美春很支持。
早在 2008 年奥运会结束后,刘美春就做过网络销售的尝试,试图在当前的家纺电商瓶颈中成功突围。当时她经人介绍把产品放到谷歌网上卖,但是不会操作,一年也没接到一个订单。 2013 年她又找到阿里巴巴合作,网上订单还是没有起色,一年四五万元的合作费用也没能挣回来。

两次在家纺电商上不成功的尝试并没有让刘美春气馁.反而重加坚定由裔才是未来的增长点。从 2017 年开拾毓辛自抓网络销售,重新建立团队,自己做网站。“当初对电商概念比较模糊,以找一批人就能卖货,绝对不是这样,是蔽互联网思维的问题。”刘美春认为,”红家应该学会用现代化的思维去管理.轰汰老的传统模式,用互联网思维跟岁代。”目前国内知名家纺品牌有罗茱.富安娜、梦洁、水星等,千惠能排到七八位。对天命之年的刘美春而言,依然有一种追赶的紧迫感,前进的筑步一刻也不能停下,企业更大更强是趁的终极梦想。仓 lJk 难,守成更难。捉摸不定的颤金融风险、日趋激烈的商业竞争以及时代和政策的变化,都对守业提出了更大的挑战。这个任务不仅仅是刘美春约.更落到孙坟婕的肩上,靠着两代人的传承来实现。

1535937521(1)

推荐资讯
北国之春与八大关的爱情故事

北国之春与八大关的爱情故事

八大关宾馆位于青岛八大关景区,千惠集团与八大关宾馆具有二十多年的合作关系,下面就让我们回味一下北国之春与八大关的爱情故事。
2018-06-20
如何为五星级酒店选购质量好的布草

如何为五星级酒店选购质量好的布草

客房布草是五星级酒店最贴近客户、亲肤的核心产品,客房布草的好坏直接影响客户对星级酒店的评价及品牌宣传。北国之春30年专注星级酒店布草定制,先后服务上百家五星级酒店,如何选购质量好的布草呢?下面简列几大要素提供大家参考。
2018-06-12
北国之春带您领略上合峰会的炫美青岛

北国之春带您领略上合峰会的炫美青岛

2018年6月,第十八次上合峰会即将在美丽的青岛召开。美轮美奂的夜景、MV、航拍高清大图狠狠地刷了一波峰会城市的存在感,在传统媒体、微博、新媒体、朋友圈,大家纷纷伸出手指,为最美青岛点赞!
2018-06-02

咨询热线

0532-87557635